IAI国际广告奖是中国权威的非营利性广告营销评选活动,由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中国商务广告协会、IAI国际广告研究所联合主办。IAI国际广告奖已成功举办18届,成为反映当年两岸四地广告创意与市场营销最高水平及潮流趋势的风向标。2019年IAI国际广告奖经过数月的激烈角逐,最终赢家从海内外621家公司报送的2693件作品及案例中脱颖而出。原生动力数字传媒作为中国原生营销开创者与实践者,喜获2019年度最具成长性数字营销公司,而公司的创始人兼CEO徐进则再次获得2019年度数字营销影响力人物大奖。同时,原生动力数字传媒运用原生场景体系及全域整合营销模式,在营销案例方面斩获1银1铜1优秀奖的好成绩。公司为养元六个核桃打造的《十年狂烧脑,开窍迎高考》案例获得创意营销媒体类银奖;云南白药《爱跑538》案例获得创意营销CSR类铜奖;云南白药《把健康带回家》案例获得整合营销类优秀奖。在全媒体时代下,原生动力数字传媒不仅助力企业和品牌在营销传播层面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并且从行业层面得到了诸多权威专家和同行的高度认可,完美地实现了公司所倡导的“营销一体”品效合一理念!原生动力希望通过孜孜不倦地努力和坚守,通过中国原生营销理论和生态体系不断进化与升级,通过与行业、客户、用户一起创造新的思想、新的理念、新的整合以及新的可能,为行业在消费升级时代健康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帮助品牌回归初心,赋予品牌正能量,不断创造正向文化价值及高附加值,做更多对行业有价值和有社会意义的事。附:原生动力数字传媒介绍原生动力数字传媒是由资深的互联网媒体人、广告人,中国“原生营销”理念和体系的开创者和实践者——徐进(Andy)领衔,由7位合伙人共同组建的创新型互联网传媒公司和内容整合营销公司。团队核心成员主要来自于国际4A传播集团以及腾讯、凤凰网、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成为广告人与互联网媒体人思维和实践的融合平台。原生动力数字传媒,是中国原生营销的开创者与实践者。在以人为中心的全媒体时代,消费者和品牌在对的生活场景中产生有效链接,是品效合一的最优方法。基于人在生活场景中的洞察,所产生的原生内容,是驱动整合营销的最有效基石和出发点。而原生动力正是从人的时代孕育而生,首创原生营销理念,将品牌战略、营销策略、原生内容产出、全媒体应用、自媒体互动有机整合,并促进线上电商及线下终端销售,达成品效合一。公司成立短短1年多时间,2018年度营业额已突破亿元。为养元六个核桃、云南白药、苏泊尔、好想你、旷视科技、拉蒙红酒等品牌,创造诸多全域整合的原生营销案例。如:养元六个核桃的“开学季”、“高考季”、“春节营销”等;云南白药的“植物补益季”、“爱跑538”、“爱玩538”、“健康操”、“回家的礼物”等;好想你年货节和故宫IP合作等。

有几个事:1、IT服务公司进入广告业:埃森哲互动在2017年营收达到65亿美金,成为全球第五大广告集团2、互联网公司进入广告业:阿里巴巴和腾讯,去年花了25亿美金,从世界第一的广告集团WPP手中购买了WPP中国区业务的20%的股权3、互联网公司进入广告业:阿里巴巴,去年花了150亿人民币,入股分众传媒,获得10.5%的股权4、软件公司:Adobe收购Marketo5、企业应用软件公司:Oracle近几年自己重点发力的产品线就是CX产品线6、企业应用软件公司:SAP近几年除了并购电子商务云Hybris、采购云Ariba、人力云SucessFactor、财务云Concur,自己研发的重点新产品线就是CRM与客户体验7、企业应用软件公司:Salesforce近几年在新业务应用云服务方面,从并购到业务增长,主要在Commerce
Cloud、Marketing
Cloud这两个产品线8、互联网公司:中国字节跳动集团也装备了整条AdTech-MarTech-SalesTech-CDP产品线。百度、腾讯广点通、阿里妈妈都要这么干(1)CMO一个具有真正CMO的企业啊,CMO应该管这些部门:1、广告部:负责广告创意策划+设计制作,广告投放+广告效果监测。当然,有4A广告公司、广告代理公司做外协。2、品牌部:负责品牌定位塑造、品牌危机处理。当然,有公关公司做外协。3、市场部:负责客户群定位分析、市场情报收集。当然,有客户大数据公司、市场调查公司、市场情报市场研究报告公司做外协。4、营销部:负责营销活动开展以及跟进,如线下会销、线上直播、客户资料客户意向确认加工。当然,有会展服务公司、呼叫中心外包公司做外协。现在还流行电子海报社交营销,一人一码/一物一码/一店一码,当然这也有专门的社交营销服务公司做外协。(2)服务公司所以从上述可以看出,在这个大圈子里有这些外协服务公司存在:1、4A广告策划设计制作公司、广告代理投放公司2、品牌公关公司3、客户大数据客户行为跟踪公司、市场调查公司、市场情报市场研究报告公司4、会展服务公司、社交营销服务公司、外包呼叫中心服务公司(3)流量源其实各类流量源也很集中:1、线上:搜索引擎竞价、内容网站钻展广告/移动App钻展广告、内容信息流插播广告/社交网络信息流插播广告、视频贴片广告2、线上:电子商务平台网站站内竞价广告投放、促销活动参加3、线下:卫视4、线下:楼宇广告、户外钻展广告、路牌钻展广告很多人都把分众传媒和蓝色光标排在一个数字营销赛道。其实分众传媒是自己有流量源,而蓝色光标自己没有流量源,需要采买流量源,蓝色光标就是个广告投放代理,所以利润和分众传媒相比差距太大。(4)埃森哲互动并购了什么一、创意策划设计制作1、2019年4月,美国,创意巨头Droga52、2018年11月,德国,创意巨头KolleRebbe3、2018年3月,美国,创意巨头MXM4、2018年2月,爱尔兰,创意公司Rothco5、2018年1月,美国,Mackevision,视觉效果制作。《权力的游戏》特效团队7、2017年5月,澳大利亚,创意公司The
Monkeys and
Maud8、2016年11月,英国,创意公司Karmarama9、2015年6月,瑞典,创意公司Brightstep10、2013年5月,英国,线下用户服务最佳体验流程设计巨头Fjord这些业务都是创意工作室,IP创意总监,不可复制,不可规模化。二、产品工业设计1、2017年9月,美国,Matter,产品工业设计公司2、2015年7月,美国,Chaotic
Moon,产品原型设计三、投放代理1、2019年3月,荷兰,Storm
Digital,从事搜索广告投放、社交广告投放、程序化广告交易2、2018年7月,中国,Ho,从事线上营销全方位代理服务3、2017年8月,美国,Wire
Stone,从事线上营销全方位代理服务4、2017年4月,比利时,Kunstmaan,综合传播5、2017年2月,德国,SinnerSchrader
AG,数字营销全方位代理服务6、2016年7月,日本,IMJ,数字营销全方位代理服务7、2015年8月,巴西,AD.Dialeto,数字营销全方位代理服务8、2015年7月,香港,Pacific
Link
Group,数字营销全方位代理服务9、2015年2月,澳大利亚和新西兰,Digitalagency
Reactive,数字媒体广告投放代理从中国数字营销广告投放代理公司的生存状态来看,都是营收规模数字很高,但净利润极薄。利润都被流量源拿走了。四、品牌公关1、2019年4月,西班牙,Shackleton2、2018年12月,巴西,品牌塑造公司New
Content五、MarTech1、2018年12月,美国,adtech公司,从事跨平台媒体的广告监测2、2018年11月,瑞典,Kaplan,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提供3、2017年10月,法国,Altima,电子商务网站建设4、2017年7月,美国,Clearhead,线上用户行为跟踪分析、用户旅程优化、个性化推荐服务5、2017年6月,美国,Intrepid,App和Web应用开发6、2017年5月,美国,Media
Hive,基于Salesforce Commerce
Cloud的电子商务应用研发公司7、2013年7月,美国,Acquity
Group,电子商务网站建设、广告投放程序化交易埃森哲互动的MarTech收购的挺巧妙的:1、广告:广告投放程序化交易、广告监测2、营销:线上用户行为跟踪分析、用户旅程优化、个性化推荐3、交易:电子商务网站建设4、后台:客户关系管理光卖MarTech吧,很不好卖。因为CMO并不懂技术,觉得这是CIO的事。又涉及到数据,又涉及到集成,甚至还涉及到私有服务器部署,这不是CMO职权范围内的事。所以,埃森哲互动都是打一个解决方案的总包,都是业务+IT。业务是CMO能听得懂、感兴趣的、认为是自己分内之事,而IT,是可以帮助埃森哲赚取高利润的。这和我十年前与奥美互动一起合作项目时是一个模式。埃森哲互动这样大肆并购创意公司、数字营销解决方案公司,看似营收非常大,但这到底是对还是错呢?因为现在世界第一的广告集团WPP,也是并购成世界第一规模最大的,但因为是1+1+1+1…这样拼凑的营收,所以毛利低、市值低。所以现在WPP现在也在不断又开始吐出来,剥离。(5)中国企业服务商中国企业服务,从2014年被VC生砸钱推火了后,目前有几家公司已经上市:1、微商城:有赞2、微官网微名片微商城:微盟3、微积分商城:兑吧4、移动App消息推送触达用户:个推、极光有赞是:SaaS收入、支付牌照收入、广告投放收入三类,比较健康微盟、个推、极光是广告营收大于SaaS营收兑吧,是97.3%是广告营收。也就是说,从2011年后起来的这一波SaaS,都不是单纯的做SaaS卖SaaS的。他们也是率先第一批上市的。所以这个现象也值得思考。(6)商业模式的匹配思考ERP是企业内部管理软件,关键字是内部、管理。一个企业有决策层(VP及CXO)、管理层(总监)、调度层(Leader及部门经理)、执行层(员工及Leader)。ERP是给管理层和调度层的。选准:决策层是要做规划的。做对:管理层不能做规划,但要把规划落地为项目阶段制的PDCA。跑得快:调度层是每周每天的更细节的任务制定/分配/推动/整合/检查。落地:执行层就是在Leader的带领下,有骨干员工有普通员工,大家一个team组,把任务完成。ERP的核心模块是:1、职能类产品线:会计、财务管理;协同OA平台、项目管理;HR2、业务类产品线:PLM;生产管理、物料需求;供应链采购、仓储物流运输;分销管理、客户关系管理3、技术平台(超纲):主数据管理、大数据平台;集成开发平台、定制开发平台;实施配置平台;运维平台SAP是做产品的。做好标准ERP产品,做好平台产品。再做一些重点行业的ERP行业化:注入行业特征的输入字段、输出报表、业务模板、业务审批流、行业业务特色模块。每年收一定比例的产品服务费,主要是允许客户每年升级最新的产品包。这是典型的产品思维。IBM是做解决方案的。解决方案的核心是:做规划、做整合解决方案、做整合项目管理。IBM有自己的核心产品:服务器与存储、数据库与数据仓库、中间件与集成平台。对一些重点行业的业务特色软件,IBM要么是收购集成,要么是生态合作伙伴解决方案集成。IBM有业务咨询和IT咨询团队:做业务变革规划、业务流程梳理;IT蓝图规划、IT架构梳理、IT接口制定、主数据标准制定。而具体的实施落地,合适就自己干,不合适就外包给埃森哲之类。这是典型的总包管理思维。埃森哲是做实施服务执行交付的,快速搞定、验收签字、撤场。这是典型的项目交付思维。不同的商业模式,挣钱的利润来源窍门不一样,需要的人的能力不一样,做事的思路和目的性也不一样。而埃森哲现在搞创意设计、广告投放、营销系统IT,典型的项目交付式。不是产品思维,也不是总包管理思维。所以说,即使是一个IT产品,你是重点卖产品,还是重点卖解决方案,还是重点卖交付,商业模式不一样,利润差异也巨大。(7)人的能力模型匹配思考做ERP的一线人员,其实主要认识两类人:一个是CEO,选型拍板、给钱的。一个是CIO,主要负责信息化的。所以一个是县官,一个是现管。做ERP的一线人员,其实并不认识真正的使用者,如业务方的负责人:CMO、CFO、CHO、总工程师。也不认识销售副总裁、采购副总裁、生产副总裁。不认识CFO还好,毕竟会计和财务都有国家工商税务、银行、股市、审计机构强制要求规格,算标品。可是其他业务都不是标品。所以,作为ERP的一线人员,能卖的了财务软件,但很难卖CRM销售软件、供应链采购软件、生产制造软件、营销类软件、研发管理类软件、研发设计类软件、人力管理类软件。因为既不认识人,也不熟悉这些人的专业业务到底怎么回事。这就是隔行如隔山。刚才说,即使一个IT产品,重点卖什么、从什么环节攫取高利润,就有很大的差异。更别说,你是卖数据服务、真正的营销执行服务、真正的人才招聘人才招聘人才测评服务、真正的业务采购交易服务、真正的金融信贷服务。这更是隔行如隔山。

如果媒体通晓“读心术”,并给读者精准提供他们所想要付费的产品,那么新闻业目前面临的所有财务困境都会立刻结束。这一假设正在被新闻业广泛试用,越来越多的媒体在投放广告打断用户阅读体验的同时,也在尝试提高针对用户心理的精准推送有效程度。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卫报文章,并提出疑问,媒体对用户的情绪监控,究竟会带来什么后果?媒体:从“剥离情绪”到“瞄准情绪”去年,《纽约时报》推出了一个新的项目Project
Feels,这个项目与以往媒体的“剥离情绪”宗旨背道而驰,旨在分析读者当下的情绪并推送合适的广告。这个项目有大量的科学研究支持,通过预测性的算法来判断读者阅读文章时的情绪,并针对性地进行广告投放。与此同时,体育媒体ESPN以及《今日美国》也在使用心理学分析而非传统的人口统计学来推送广告,如果用户支持的球队输球了,ESPN会考虑他们的心情,完全不给这些用户推送广告。使用这种技术的媒体声称,现在可以实时跟踪读者和观众的情绪,并相应地改变所推送的广告内容。不久前在纽约举办的数字广告节公布了一组数据,表明根据读者情绪所推送的广告,比根据用户先前行为的推送点击率提高了40%。广告商:避免“不合时宜”的风险但这种心理战术似乎并不是一种光彩的策略,剑桥分析公司滥用Facebook数据,分析选民心理并帮助特朗普赢得了2016年总统大选。同时,尽管心理分析的有效性受到了广泛的质疑,但基于用户情绪和态度的精准定位仍然使人感到不安。也许《纽约时报》永远不会让其网页上的心理数据被泄露和滥用,但免不了其他公司可能会这么做。那么,为什么《纽约时报》和ESPN还会使用这种用户心理分析算法呢?主要原因之一是,这种类型的精准投放要比跟踪用户的行为和位置更加有效。媒体可以将这种收集用户情绪的行为比作社交媒体对用户“点赞”的分析,并不与现行的数据隐私规则相冲突。如果所投放的广告是根据文章语境来猜测读者的心情,这只是一种有利的定位策略调整。多年以来,机械的算法推荐广告问题一直让数字编辑头疼。在一篇关于一场毁灭性火灾的报道里,读者可能会收到不合时宜的保险广告。“品牌安全”这个词被媒体越来越多的提及到,这是媒体在Facebook和YouTube等平台上展开竞争的一种方式。他们认为,分析读者情绪后进行的广告投放不会有这种“不合时宜”的风险。亚马逊:物联网时代的扩张这种心理分析算法也不局限于新闻机构。当媒体用其吸引广告商时,亚马逊正在试图将其扩展到更广泛的领域,例如监控家门口的门铃,如果有人来访,就连接屋主的手机。亚马逊旗下门铃公司Ring,不仅生产门铃,还在大量招聘有新闻素养、尤其是对犯罪新闻感兴趣的编辑。他们在监控门铃的同时,也在向用户实时推送犯罪新闻,提醒用户在社区内发生的犯罪案件。在操控用户情绪的同时,媒体也在操控人们的非理性恐惧。在物联网时代,《纽约时报》不会是唯一一个以监控为基础的新闻编辑部,任何有数据源的产品都能产生它自己的“新闻”。新技术所带来的新机遇,也许能创造新的服务,也许能操纵民主,也许能为广告商带来巨大的利润。一切都在那行字里:点击这里以购买。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