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现代生活中有一件事是让人期待的,而且又绝不会让你失望,那就是:你希望数字网络更快更好,也就是G前面的数字更大。每一次数字网络的革命都能够带来巨大的财富,也确实能带来更好的移动网络体验。那么5G会给新闻业带来什么样的革命呢?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带你一起进行头脑风暴,看看5G的新闻业什么样。从媒体的角度来看,更好的网络意味着内容的多样性,不论是生产新的内容还是旧的内容形式的改变——第一部iPhone只允许2G网络,大概一次的数据传输量是一个文件夹一叠厚厚的笔记的信息量,所以媒体的网页都是只有基本元素。当时媒体服务的对象只是那些使用台式机拨号上网的人,而且不是24小时在线;之后,3G的到来推动了播客的流行,人们可以进行无线下载了,而不用只依靠有线传输MP3文件,而播客的大小也刚好能够在3G网络下流畅下载,但对于2G网络来说来说播客就太大了;后来4G和LTE的到来让我们可以在手机上观看视频了,并且让我们对AR和VR的技术有了大致的体验。正如大家听到的,5G近在咫尺了,近指的是“大规模使用还需要1年”,而且期待中5G的速度会是4G的20倍。因此,有前瞻性的媒体正在为5G的到来做好准备。《纽约时报》也在为5G的未来做好准备。Aharon
Wasserman、Serena Parr和Joseph
Kenol在Medium的文章中提到了两个要点:为了探索如何利用5G
去讲故事,我们推出了5G新闻实验室。Verizon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们为我们提供5G的网络和设备供我们进行实验。我们相信5G的速度和没有延迟会为数字新闻的两个领域带来革命:新闻的采集和传播。在短期内,使用5G能够使我们采集到形式更加丰富的媒体内容。然后随着我们的读者们也开始使用5G,我们就可以优化新闻传播和体验的方式了。《纽约时报》对于5G能给新闻业带来什么依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5G新闻实验室的项目包括了新闻机构内部的使用项目,也包括了面向读者的项目。为记者提供更好的、更可靠的数据连接,包括“探索5G如何帮助记者即时传输媒体文件——高清图片、视频、音频,甚至3D模型”。在故事中加入更多更好的AR和VR的沉浸式体验,让读者能够在3D环境下探索新的环境。这些都是值得探索的领域,但可以肯定的是,5G带来的改变和影响可能是媒体今天无法预料的。一直在直播的记者想想之前推特对记者的改变:将他们从“经常采集、编辑和发布故事的人”变成了“经常分享链接、评论活动、实时发布新闻发布会,给出细小的事件进度更新、寻求帮助、在公开场合进行实时对话的人“。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它主要是由技术驱动的,没有巨大的市场需求或特殊的财务刺激激励我们成为推特机器。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些技术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数字广告逐渐成为广告主们青睐的一种广告形式,因为我们很惊奇的发现,很少人在用过去的网页浏览广告,而是通过移动端的手机应用来浏览广告,这块大肥肉就成为许多广告主所眼红的,毕竟每个人都想获得利润。应用内广告的状况如何呢?首先我想把应用内广告给大家简单化的概括一下,顾名思义,应用其实就是大家所说的app,他一般是通过智能手机进行的一种广告形式,通过手机内的app来向你推送广告,可以简单计算一下,现代几乎人手一个智能手机,可能甚者有两个三个,刨除一小部分使用老式手机外的人,智能手机的普及和发展就决定了应用内广告市场有着极大的发展前景,对于广告主来说,更是蕴藏着极其丰厚的机会。而目前,大多数人会花费一定的时间使用智能手机,当然,使用手机的时候无非就是使用手机内的应用程序,比如说游戏,订票、视频等等。跟户外广告、电视广告等相比,显然应用广告最有效,因为他妥妥的占据人们消费和放松的时间,与消费者产生了更为紧密的粘连,可以说,随着更多应用程序的开发,应用内广告市场还将大幅增长。显然这一趋势得到印证,广告行业更积极的进行数字化转型,大力倡导将广告与时下讨论更多的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化结合起来,很显然,因为移动端能够将消费者的购物、社交、出行、吃住等多重信息进行集合,基本上你搜索一些内容之后,大数据会统计你的喜好,为你推送更精确的广告。这里纠正一个误区,移动端的发展成为主流广告的生力军,那是否意味着网页广告就要消失匿迹了呢?肯定不是,网页广告相比较于应用内的移动广告,能筛选出更高意向的客户,所以,消失是不存在的,反而能为移动广告带来更多辅助作用,两者缺一不可。应用内广告产业链复杂,投放和计费分门别类很细化图片来源于艾媒报告中心对于应用内广告来说,产业链十分复杂,在广告主与广告受众之间,存在广告代理公司、代理交易平台、移动APPs等各种产业,而投放从广告主到移动广告服务提供商再到受众等层层递进,每个人也承担着相应的角色。应用内广告计费则分为三种计费,即效果计费(CPA)、点击计费(CPC)和展示费(CPM)。一般广告主是根据投放目的、用户流量和产品的吸引力等多方面因素选择最合适的投放方式的。新型消费者成为应用内广告的目标首选时下的年轻人更愿意把时间花在手机上,你基本能通过每个年轻人的手机了解到他们喜欢什么东西、关注什么东西,然后进行相应的数据整合,这些都是移动设备的广告商的优势,广告主只需要见风使船就可以了。应用内广告未来的大胆预测1、电商广告成应用内广告主流,用户对应用广告的接受度持续逐年上升。在网民接触的应用内广告中,电商类、游戏类和金融类分居前三名。像抖音、快手等推送的广告也是分属于电商类广告,所以未来对于消费者来说,电商类还将占据主流位置,短时间内不会发生改变,而智能手机的全球普及,必然使得越来越多的用户对应用内广告的接受度逐渐增强并愿意买单。2、应用内广告的时长会越来越短。数据显示,广告在5秒以内的广告,受众接受度为63.1%,6-10秒的接受度为31.5%,而10秒以上的接受度仅为5.4%,因此未来的应用内广告一定会为了迎合受众的好感度而逐渐缩短。3、持续迎来爆发元年,群雄逐鹿成常态。抖音、快手、今日头条等APP色持续火爆为应用内广告的发展再蓄力,5G手机的即将问世为应用内广告的发展保驾护航,可以说,对于应用内广告来说,已经不单单是人人争夺的一小块肉了,竞争只会愈加激烈。4、广告平台市场加速整合,行业技术升级成为重中之中。市场竞争激烈会导致广告平台市场出现混乱,即使是入局早、实力强的行业平台也有可能被干掉,局势紧张但同时意味着优胜劣汰,而对于想要进行平台整合的人来说,应用内广告的技术虽然在发展,但并不是完全成熟,拿大数据、AI智能化、5G等技术还都只是涉猎尚浅,所以如何让技术更加成熟,为应用内广告服务是该考虑的根本。5、广告主将进一步观望平台的搭建和优化。对于应用内广告的提供者广告主来说,他更看重广告投放的效果和回报率,因此在进行移动投放时,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将会评估平台的建设和优化等细节。

作者:Pauline  如今,观众的注意力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移动设备作为首选设备的主导地位日益增强,人们对短格式、移动友好型广告的兴趣越来越大。  对于试图通过移动设备接触受众的品牌而言,想要将创意时间缩短至6秒,面临着许多困难和挑战。  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6秒内讲完一个故事。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用六个词就能做到这一点,但人工智能又如何帮助手机营销人员在几秒钟内做到这一点呢?  与传统的30秒广告相比,消费者观看6秒广告的可能性几乎是前者的两倍,这大大提高了营销人员的完成率,但他们在情感上投入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利用面部表情人工智能技术,我们对来自世界各地的1.2万名消费者进行试验,测量了他们在移动设备上的情绪反应、注意力和参与度,看看哪些创意设备和活动选择对他们的影响最大。  本文全文共1396字,点击“阅读原文”可畅读完整文章内容  以下是我们的六条建议:  1.利用关键信息简化广告  对于6秒的广告格式,简洁是最好的。更少的信息和更少的场景编辑是未来广告的发展之路。  超过三条信息的广告会令观众的参与度降低,约为19%,这些观众表示,他们对使用多条信息的广告感到困惑。  因此,利用一个关键信息将有利于获得更高的参与度。我们的研究还发现,使用多帧的6秒广告更有可能迷惑观众,让他们微笑的可能性降低15%。并且,以人脸和特写镜头开场的广告也能吸引更多的关注。  2.专门制作较短格式的广告  你应该为更短的格式专门创造创意吗?或者说,你能把较长的广告切成短小的片段吗?  我们的研究发现,专门为6秒格式制作的广告比长时间电视广告的剪辑效果要好得多。  这并不是说使用较长的广告是行不通的,如果一则广告的叙事很难被压缩到六秒,品牌应该考虑继续保持较长的形式。反之,将30秒的广告缩短到6秒,会使得广告更难被消费者理解。  3.若想制作短广告-要先测试原广告  如果你想把你的创作时间缩短到6秒,不要只是一味地往好处想。  通过在投放之前使用EmotionAI对广告进行测试,品牌可以确定哪些场景最有可能吸引关键受众,并传达信息。在某些情况下,这会导致比原创更大的情感投入。  例如,我们测试了由好莱坞演员布莱德利•库珀(Bradley
Cooper)主演的手表品牌IWC的一则广告,名为《少有人走过的路》(The Road Less
went)。通过使用Realeyes的面部识别技术来识别最能吸引情感和注意力的场景,该品牌可以创建三个6秒的广告,得分都高于15秒版本的创意。  4.打开声音时,使用画外音而不是对话  在你的6秒创意中使用音频的最佳方式是什么?开机广告和手机关机广告有什么不同?实际上差别很小。有音频的广告吸引的注意力比没有的多7%,并且让人微笑的可能性也多5%,但总的来说,他们在EA上的平均得分都是3.6分(满分10分)。  但数据确实表明,有一些方法可以利用音频来吸引更多的关注。当你为声音设计创意时,使用画外音而不是对话。因为有画外音的广告比没有画外音的广告更能让人开心。另一方面,对话还更容易让观众混淆。  5.避免使用字幕  6.广告中包括CTA

  • 我们口袋里的手机、应用商店、推特的社交图表和140个字的推文 –
    因为它们非常简单、方便,而且足以回报我们每天的分享。推特在流行性上仍然是压倒性的,因为它的格式能够激励人们去生产内容并且也很容易生产内容。如果5G能够让视频和AR内容的生产变得足够便捷会发生什么?记者的报道可以变成Justin.tv风格的现场直播吗?对于提供高价值服务的媒体来说,访问记者的直播会成为高级套餐的一部分吗?最传统的新闻机构在做这样的事情上也会是最犹豫不决的,但为什么名人和运动员不想在一个兼具独特性和亲密感的空间里玩?如果传统媒体这样做了,为什么BuzzFeed这样的数字媒体不会做?如果这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想象一下10年前向一群记者推销推特:“你想每天发布50条短信息吗?有关于你的日常和想法,主要通过你的手机来发布,同时还会被莫名其妙的纳粹分子大吼大叫。“然而推特仍然存活着。其实5G没有任何独特之处,你现在也可以直播。其实之前你也可以在2G手机上看视频,你只是没有那么做,直到大多数人都那么做了。新的科技会带来新的规范,就像新的科技会带来新的产品一样。一种新的重写假如,新闻编辑室不确定记者向观众直播了什么。那这些直播如何重新回到编辑室?历史悠久的重写传统是一群记者编写一个故事,然后将他们发现的东西发送给一个在编辑室的人,由这个人将这些原材料组装成最终连贯的故事。但那些原料并不是那么粗糙,它们像是半加工的矿石,记者已经通过笔记和思考处理过了。如果记者漏掉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没有写在笔记本中,也没有包含在推送中怎么办?如果在市议会会议上发生了一件重要事情,但是记者没有注意到怎么办?当数据流量的下载速度超过5G,我们从Apple眼镜中看视频变得再正常不过,记者可能会将他们的一天带回编辑室,在那里重写记者可以使用这些资料(或者至少可以访问那些原始资料)。需要市长讲过的一句话?你知道市政厅记者今天早上和他说话了,你知道市长的样子,向电脑上的计算机视觉/视频搜索应用程序在记者的视频中寻找市长的脸并拿出他所有说过的话。在饮水机旁听到记者提到了一篇关于詹姆斯·史密斯的有趣报道?如果她看过报告,那就是在她的资料中搜索詹姆斯史密斯,限制在仅从警察局传回的的视频中,那篇报道就会弹出。这些事情听起来好像有些牵强。但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的其他部分的进步将使得在干草堆里找一根针像Google搜索一样简单,就在不久之后。这样的技术需要的是大量的草堆,这些原材料将组成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丰富的城市档案。记者将成为这些档案的矿工。还记得前弗吉尼亚州州长和参议员乔治•艾伦(George
    Allen)吗?,多人都认为他会是2008年共和党候选人总统候选人。2006年,他的对手跟踪记录艾伦称他为种族主义者,导致他的连任竞选活动失败。如果S.
    R.
    Sidarth没有跟踪拍摄,那么艾伦完全有可能赢得连任,并改变2008年的总统竞选。而他拍摄的原因是视频技术的进步,拍摄视频记录的成本在2006年已经下降了很多。给一个大学生照相机并要求他跟随艾伦,在20年前无论从财务角度还是逻辑角度都不可能。无处不在的数据创造了新的使用案例,这是零星数据无法创造的。物联网新闻编辑室如果说这种无法仿制的,关于真实世界经历的视频变成新闻领域的货币,那么它们是不是必须要和记者相联系?在早期实验的时候,传感器会因为失去网络连接导致撞上路障,长远来看,在5G的条件下应该更容易实现。写关于市中心环路的交通的报道?放置一些传感器,可以全天候监控车辆的流动,以找出路障的位置。少年棒球联盟在你的城镇受欢迎吗?在当地的中心上放一个相机,可以向您的读者直播比赛并自动生成比赛故事。水务委员会会议95%的时间都很无聊,但其他5%很有新闻价值?将相机放入会议室进行数据实时传输,观察那些罕见的重要时刻。很多这些想法都依赖于人工智能的改进以及更好的网络,但这些改进会同步进行。要分析的原始数据越多,分析它的工具就会越多。5G:愈演愈烈的注意力竞争对于我们这些关心广泛知情的公众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悲伤但不可避免的结果。在互联网发展的每个阶段,让信息分发更容易的技术为新闻机构带来了好处,但它给其他人带来了更多的好处。这对于那些以前没办法接触到很多媒体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想想博主和新兴社交媒体的成功,以及那些将这些技术用于娱乐目的的人。当你日常接触的所有媒体内容都来自于纸质,肯定会遇到首页的新闻报道。当你接触的所有的媒体内容都是你当地的广播电视台时,一定会遇到新闻,因为其中大约1/5的内容都是某种类型的新闻。当有线电视出现时,新闻迷们可以观看CNN,但更容易完全不看新闻。来自网络或智能手机的每一项技术也可供游戏开发商、假新闻商、表情包创造者和种族主义者你的叔叔泰德使用。娱乐没有错!但值得注意的是,大量视频和空间数据的即时传输的技术,更有可能使好莱坞、游戏制造商和其他创造沉浸式体验的人获益,而不是记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