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肯德基发起过一次活动,原价110元的全家桶,用APP操作之后只需要35元就能买到了,一时间引起了无数顾客的购买狂潮。可能在消费之后,顾客也没能发现其实中了肯德基的营销套路。肯德基在这次活动中亏了吗?并没有,且不说35元够不够成本,单单其他东西就已经足够了——用户需要下载肯德基APP并且绑定手机号、银行卡才能参加这个活动,肯德基能收集到大量用户信息;再者很多用户在成功吃到全家桶之后,还喜欢在朋友圈里秀一下,无形之中又替肯德基省了一大笔宣传费。肯德基的这种营销套路确实高明,当然它也不是第一家这么玩的,百度云、摩拜、拼多多等很多品牌也都玩过。这种套路消费者难以察觉,或者察觉时已经晚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商家都喜欢用。除了肯德基的这种BUG营销,还有哪些套路是让人后知后觉的呢?优惠券现在不管什么平台都喜欢发放优惠券,99-50、199-100等等,看似有很大优惠,其实你买完之后,才会发现好像没什么差别。拿购物平台来说,永远都有优惠券存在的,这些优惠券只能购买一些特定商品,而这些商品又是提高过价格的,因此最后用户拿到手里的东西,其实跟去楼下超市买的价格是差不多的。秒杀秒杀活动也是现在特别常见的,把某个商品打折,只能在固定的时间内购买,这样一来很多原本卖不出去的商品,就很容易被抢购一空了。这个套路利用了人们占便宜的心理,再加上有时间限制,营造出一种“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稀有感,让购买的用户觉得超值。但是你过了明天再去看,这个商品依旧还挂在“秒杀”这一项里,这时候你才恍然大悟,它并不稀有也不便宜,但是能怎么办呢。换种方式卖正常的方法卖产品难卖,于是有很多商家想出了新的方法,换一种让消费者感觉有好处的方式卖。平时卖水果都是一种一种分开称重的,有的商家就推出了新的方式,定一个折中的价格,然后所有水果一起称。比如哈密瓜正常6块一斤,西瓜正常3块一斤,于是挑了在一起用5块一斤来称。最后出来的结果,其实跟分开算是差不了多少的,但用户在买的时候总能觉得自己赚了。捆绑销售经常能看到一些捆绑销售的商品,比如买两件打9折?第二杯半价?看起来商家是为了销售所以在变相降价,但是实际上呢,本来你只准备买一件衣服的,却被商家“骗”去买了两件,商家又成功多卖了一件。最后来看下两个很经典的真实案例:1、星巴克以前的会员卡有一个政策,只要花88块办一张卡,就送3张买一送一的优惠券。第一次听到店员这样介绍的时候,肯定会觉得很实惠,因为送的3杯咖啡的价格明显超过了88元,相当于办了会员卡能白白赚了3杯咖啡。可是实际上,你要想赚这3杯咖啡,就必须先花钱买3杯咖啡。其实星巴克想送你的不是3杯咖啡,而是会员卡(前提是先让你消费了6杯咖啡)。成了他们的会员,以后看到优惠活动还不急忙跑去星巴克。2、在名创优品买东西,只要关注他们官方微信公众号,就能免费送购物袋,不然的话一个购物袋得话0.5元。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利益驱使下,名创优品的订阅号在短短一年内达到了800万粉丝。对于消费者来说,可以省下5毛钱,相当于赚了。但是其实名创优品才是大赚,5毛钱就能换来一个用户。

何谓好广告?在以往的观念里,能够把品牌所要传递的信息广而告之的就叫好广告,不管是要传递品牌精神、文化底蕴亦或是促销信息。当然现在可不这样了,网络的发达让人人都成了广告评论家,人人都有了评价的自由。于是乎,每一则广告下面,总会有褒贬不一的评论,有时还夹杂着一些所谓专业人士的观点。1他是一个创业失败的广告人,蛰伏多年后重操旧业,能否东山再起,就看能不能把新产品一次性捧红了。在首次试点投放之前,他走街串巷,一整天都在村里转悠,跟老头、大妈唠嗑,最终他想出了一段直击人心的洗脑广告。尽管这则广告的效果出奇的好,但是他也因此受到了不少人的责骂,称这则广告伤害了他们。他也纳闷了:效果这么好,还不算好广告吗?2她把自己的人生感悟融进了广告之中,拍了一段十分感人的广告,可以说看了的人,都会有所体会。又因为恰逢时宜,随着节日的狂欢被广为传播。可惜的是,广告大获成功的同时,他也遭受了不少业内人的“点评”。“这不是赤裸裸地贩卖焦虑吗?”“把人都看哭了能叫广告吗,真是拉低了我们行业的档次。”她也犹豫了:广告不能讲人心吗?3游戏广告向来是处于广告鄙视链底端的,一提到大家第一印象都是“要多低俗有多低俗”、“毫无底线”。他清楚自己所在这个类别的情况,可是既然一只脚踏进来了,那就只能尽力做好了。经过仔细调研之后,他用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手法,利用明星效应瞬间大肆传播,即不低俗又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但是这个广告在圈内依然得不到赞赏,“差就是差,游戏类就拍不出好的广告”。他不明白:就因为是游戏广告,所以怎么样也站不起来吗?各花入各眼,虽说谁都有评论的自由,但有时候,太多人在没有思考的情况下,就凭第一印象去苛责,亦或是跟随别人,别人骂也就跟着骂。前不久在央视节目《铿锵三人行》中,嘉宾王晶导演说了这样一段话:“影评人是最随便的,他们不需要学习电影的知识,任何人都可以是影评人,所以何必去在意他们的想法呢。”广告行业何尝又不是如此,很多人不明白广告的出发点是什么,就一味的跟着骂。当年脑白金的广告不也很十分洗脑吗,甚至于仔细想一下的话,还能发现“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这是个病句。但是到了今天,谁说起当年脑白金的这段广告不会佩服其成功,怎么到了现在的洗脑广告反而就被骂得一文不值了呢?一没逾越黄线,二没发生歧视,为何就得被公开批判。难道广告得朝着真善美的方向变化吗,这样一来岂不是把广告中的创意狠狠地扼杀了。

2015年,当刘涛还在央视负责动画片引进工作时曾播出一部名为《踢踢和奇奇之魔力课堂》的动画片,当时的他或许没有想到,四年后的今天他会以魔力课堂CSO(首席战略官)的身份参与到魔力课堂的实际运营中来。在央视负责动画片引进的工作经历让刘涛接触了大量国外幼儿动画作品以及欧美国家成熟的儿童教育体系,深知幼儿动画片在儿童成长过程中起到的教育启蒙作用。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早教市场依然存在教学内容和形式太过僵化的痛点:只注重儿童应试技能的培养,而忽视了基本生存技能和社会技能。2016年刘涛从央视离职并在2017年1月创办好奇里奥,瞄准2-12岁儿童的育导市场,为普通幼儿园提供教师培训与课程售卖等服务,提升其教育水平。刚创业时,刘涛的奥奇里奥凭借每月近百万的流水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衣食无忧”,但这样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