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华网》报道,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正式裁定受理海鑫钢铁集团4家债权人对海鑫集团的重整申请,标志着海鑫集团破产重整进入法律程序。山西省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海鑫钢铁自今年3月18日全面停产以来,已将近8个月。  位于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钢铁产能500万吨,是山西省第二大钢铁企业,也是山西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由于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因素影响,海鑫集团从去年年底开始资金吃紧,并于今年3月18日被迫全面停产。  上位11年之后,李兆会到底是如何从风光无限的山西首富走到破产地步的?  意外上位,成绩斐然  李兆会接班的故事这些年来已经广为流传,中间故事的曲折性和戏剧情节甚至都能在中国历代小说家的叙事里找到范本。  李家被外界称为山西豪门,首先兴起于李海仓的奋斗,等到2003年海鑫钢铁已经发展成为资产规模超过40亿元的地方支柱企业。但是在2003年的农历新年之前,李海仓在办公室突遭枪杀。然后在爷爷的主持下,对接班没有丝毫准备的李兆会被迫“黄袍加身”成为海鑫集团的董事长。  李兆会最初展现出不负众望的样子。媒体统计称,李兆会接手海鑫钢铁第一年,海鑫完成总产值70亿元,实现利税12亿元,成为海鑫发展最迅速、最好的一年。等到2004年,李兆会指挥的海鑫入股民生银行(600016,股吧)成为第十大股东更是显露出海鑫集团全面开花的良好发展态势。  而在2010年1月25日,迎娶明星车晓,更是让李兆会迅速被社会知晓。当地传闻,彼时海鑫集团每个普通员工都收到了500元的红包,而海鑫集团的员工数量多达9000余人,从北京请来的婚庆公司将整个县城布置得比春节还热闹,处处张灯结彩,婚礼总共造价500万元。  宫廷式内斗,李兆会失败的多元化尝试  虽然有接近李氏家族的知情人曾表示海鑫集团创始人李海仓也不常在运城当地,海鑫钢铁当时主要由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帮助李海仓打理。但是据知情人反映,李兆会接班后他们的叔侄关系并不融洽。  紧接而来的事实则是李兆会先是将创业元老、海鑫集团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辛存海调离权力核心,之后,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也被巧妙地“赶走”。  随后,李兆会请来了自小与自己关系最近的“六叔”李文杰,此后很长时间内李文杰都是海鑫钢铁的实际掌舵人。2009年之后,李文杰逐渐从海鑫的管理层消失。现在,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被海鑫集团内部认为是实际上的控制人,她控制着公司的财务大权。但李兆霞目前已在上海结婚生子,回公司的时间很少,只在出现重大问题时才会露面。  和公司核心管理层地动山摇相比,李兆会则淡定的醉心投资业务。  2004年,李兆会以海鑫实业名义,以每股3.7元、共5.9亿元接手民生银行1.6亿股,成为民生银行的第十大股东。这也是李兆会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投资,海鑫实业在2007上半年的牛市高点,抛售了手中民生银行近1亿股,套现超过10亿元。  2006年10月至2007年9月底,海鑫实业分别买进兴业银行541.70万股、中国铝业541.47万股、益民集团)297万股以及鲁能泰山(现为新能泰山)716.65万股,但均无亮丽成绩。  李兆会还入股过光大银行、大连银行、民生人寿、兴业证券、山西证券、银华基金等多家金融机构,但大多数是快进快出。  此外,海鑫曾斥资亿元于2009年在北京建设了中国第一家儿童体验城,于2012年在青岛建设了第二家,还将在成都、上海、天津等各大城市布局;同时,还将在动漫、玩具以及儿童医药、服装、教育等相关方面延伸发展。  这些多元化项目和资本市场投资无疑是投入了巨额资本,但是就目前海鑫破产的结果来看,这些“不务正业”的举措并未改变其最终命运。  略有嘲讽意味的是,李兆会和车晓的婚姻也在海鑫的风雨飘摇中走向终点。  时也?命也?  海鑫为什么会从一个钢铁巨人沦落到如今的破产结局,各种的原因可能一言难尽。市场、政策和资金各种因素,包括公司自身的决策失误都不能逃脱干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钢铁市场大环境的犹盛转衰很容易从海鑫中得到缩影。  早在2006年第一季度,全国钢铁企业大面积的亏损。李兆会面对这场严峻考验,不但没有减产,而且还在扩大生产规模,从2005年下半年钢价下滑开始,李兆会将父亲留下的旧高炉和炼钢炉都拆了,重建新炉。  而自2006年以来,海鑫钢铁多次被国家环保部、山西省环保厅等部门通报批评或督办整改违规项目。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钢铁行业受到波及,海鑫钢铁停产达半年之久。  虽然2008年之后的四万亿一度让钢铁行业的崩盘进入“缓刑”状态,但是浮华背后的泡沫并不会因此自行消失。  从2012年至今,钢铁行业明显的产能过剩更是让很多钢铁企业难以生存。以2012年为例,当年全球钢铁厂的总产能为18亿吨,但总的钢铁订单将只有15亿吨。并且,钢铁厂非但没有进行整合和提高效率,反而在建设更多产能。  根据华尔街见闻此前的报道,2011年末,中国钢铁行业的总债务余额为4000亿美元(约2.5万亿人民币)——这相当于一个南非的经济规模。而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的数据,一些大型钢铁厂中,一厂的负债规模就高达两千亿到三千亿元人民币。  而2013年的信息则显示,尽管当时房地产有所复苏,但是中国钢铁产量却再度创下历史新高。所谓的调控,并无法彻底消除此前留下的后遗症。  中国自己的钢铁产业正在经历一场走向悬崖的危机,并且不知何时是大限,只知道这个冬天会很冷。而作为这场危机中的一份子,海鑫只不过一个小小的棋子而已,来去并不由自己。

在钢铁行业主业薄利甚至亏损的背景下,多元发展已不再是国内钢铁企业的战术问题,而是事关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重心。但这条“多元化”之路又不可复制、难以照搬,需要选择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路径。  在日前举行的2014钢铁行业多元产业发展大会上,河北钢铁、酒钢和昆钢的相关负责人分别阐释了各自的多元化发展模式,河北钢铁主打国际化战略,酒钢有进有退、高效耦合,而昆钢则坚持主业优强、相关多元的发展原则。  河北钢铁:挖掘产业链优势融入国际化战略  近年来,河北钢铁在做精做强钢铁主业的同时,依托庞大的产业链资源优势,将多元化发展与国际化战略紧密结合,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全面参与全球资源配置,以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为主线,重点发展矿山资源、物流贸易、金融服务、装备制造等产业,形成了新的战略支撑和效益增长极。  河北钢铁集团副总经理王洪仁表示,钢铁行业发展多元产业,要依托钢铁产业链条资源优势,结合钢铁主业转型升级与结构调整,以全面提升钢铁主业竞争力为出发点,以市场化运作为基本原则,统筹处理好钢铁主业与多元产业组合关系,系统制定多元产业战略规划,使多元产业真正成长为做强钢铁主业的战略支撑点、反哺钢铁主业的效益增长点和吸纳主业富余人力资源的主渠道。”  “不能为了多元化而多元化,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以充分发挥钢铁产业链资源和平台优势为出发点,与钢铁主业相互促进、相互依赖。”王洪仁表示,多元产业发展还必须坚持市场化原则,依靠而不依赖钢铁主业,主动迎接市场挑战,培育核心竞争力。  为增强钢铁产业链资源保障能力,河北钢铁以矿业公司为主体,打造具有国际成本竞争力的国内铁矿石资源保障链;同时以(香港)国际控股公司为集团海外投融资平台,加大海外权益矿资源掌控力度。  “在不影响项目整体功能的前提下,集团最大限度地降低新建矿山投资概算,并且积极对标国内先进矿山,使主要技术经济指标达到国内同行业先进水平。”王洪仁说。  与此同时,河北钢铁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实现产业链全球化布局。集团借助与全球最大钢铁贸易商瑞士德高的全方位战略合作,构建全球化贸易网络。依托南非钢铁基地项目,拓展海外业务布局,南非500万吨钢铁产业基地项目是迄今为止我国在海外投资建设的最大规模全流程钢铁项目,未来将在南非打造以资源开发、国际物流、钢铁产业为一体的海外基地。  在王洪仁看来,钢铁行业跨界发展多元产业,面临着资本、技术、人才等多重因素制约,不宜固守钢铁主业的传统发展思路,要在管理体制、运营机制与发展模式等方面进行探索创新。例如,通过与具有行业先进水平企业的战略合作,以资源换股权、以资源换效益,快速提升多元产业的管理与技术水平。  酒钢:坚持有进有退产业耦合发展  酒钢位于丝绸之路重镇甘肃省嘉峪关市,创建于1958年,是西北地区建设最早、规模最大的现代化企业集团,如今已形成钢铁、有色、能源为主要产业的多元化发展格局。  酒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万雪明表示,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酒钢确立了立足优势、有进有退、延伸互补、高效耦合的多元化发展思路,着力培育新的支撑性产业和效益增长点,以化解大体量单一产业带来的结构性风险,推进企业转型跨越式发展。  万雪明认为,酒钢发展多元产业首先具有能源资源优势。西北地区拥有丰富的铁矿、有色金属矿、煤炭等资源,集团所处的嘉酒地区是我国重要的清洁能源基地,酒泉风电基地是我国规划建设的第一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2015年风电装机容量将达1270万千瓦;而与酒钢紧邻的新疆哈密地区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  此外,市场发展优势也是酒钢“多元化”发展的重要因素。国家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打通中亚乃至中东国家市场,推动酒钢钢材、铝镁合金、机械装备、化工等产品出口中亚,同时利用中亚国家的铁矿石、氧化铝等优质资源,实现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互惠共享。  “基于上述优势,酒钢在做强主业的同时,以能源资源就地转化加工为突破口,重点选择特色铝合金、电力能源、新型煤化工作为多元发展的优势产业,通过煤电铝一体化项目和煤炭分质利用项目建设,重点培育、快速推进。”万雪明说。  值得一提的是,产业耦合也是酒钢多元化发展的独特之处。结合固体废弃物循环利用、余热余压余能发电等原有产业关联,使酒钢的钢铁、能源、有色、煤化工、装备制造、铁合金等产业形成一个相互联系、协同运行的闭环,有效降低关联产业的生产成本和单位能耗,真正实现跨行业、多产业低碳高效耦合发展。  昆钢:做优做强主业提前布局新材料  昆钢的多元化发展之路坚持“主业优强、相关多元”的总体战略。昆钢常务副总经理赵永平表示,在引入武钢集团进行战略重组之后,昆钢的钢铁主业竞争力不断增强。“以此为支撑,昆钢从钢铁相关产业入手,向上发展钢铁生产必须的资源产业,向下丰富用钢产业和钢铁服务业,向外拓展与钢铁产业具有一定关联度的新材料、现代服务业等产业。”  按照规划,到“十二五”末期,昆钢的钢铁主业、相关产业和非相关产业将“三分天下”,力争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其中,钢铁主业500亿元,非钢产业500亿元。  为做优做强钢铁主业,昆钢选择的路径是引入战略投资者——引央企入滇,重组钢铁产业。2007年8月,昆钢引入武钢作为合作伙伴,除了获得资金支持外,昆钢还引进了武钢先进的技术和管理。重组六年以来,昆钢以总量控制、淘汰落后、技术改造、优化布局为重点,通过收购地方小钢铁厂、城市环保搬迁等方式,在安宁、玉溪和红河形成了三个钢铁生产基地,进而推动钢铁主业产品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在全国钢铁行业微利经营的形势下,昆钢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的钢铁主业利润分别为4.1亿元、2亿元和0.1亿元。  新材料产业,是昆钢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的重要棋子。“通过仔细研究世界钛产业发展所走的军工带动和钢钛结合两种道路,昆钢选择了经济型钢钛结合法,利用集体现有的生产线,增加抛丸修磨、酸洗等工艺,形成了完整的钛材冷热轧生产体系,生产国内稀缺的钛板卷。”赵永平表示,这种模式既发挥云南及其周边得天独厚的钛资源优势,又兼顾向下游深加工产业延伸。  现如今,网络化、智能化、3D打印技术正在悄然改变人们的生活,并在制造业掀起新一轮革命。以3D打印为例,其所用的打印材料甚至比设备更重要。昆钢瞄准这一市场,开发了一系列铁基粉末。可以预见,随着3D打印技术的推广,该产品的应用前景广阔。  此外,装备制造业也是昆钢实施“多元化”发展的重要一环。按照这个思路,2008年昆钢对内部机械设备制造、设备检修、机电安装等业务及人、财、物等资源进行集中,剥离钢铁主业公辅检修功能及人员,组建重型装备制造集团。重组后的昆钢重装集团,围绕重型装备制造产业这一核心,系统提升大型成套设备研究开发、设计、制造能力,服务于钢铁产业和非钢产业发展。

2014年以来,铁矿石价格持续走低,至今已累计下跌逾25%。但由于以中国为代表的部分新兴市场需求出现回暖迹象,矿业巨头近期铁矿石产量大增,部分数据还创出同期历史新高。  铁矿石价格继续走低,巨大的出口量足以弥补其价格过低的“短板”。需求旺盛只是暂时现象,且由于全球产能过剩,将可能导致铁矿石供应量大幅增加,铁矿石价格下半年料将有一波持续且更猛烈的下跌走势,矿业巨头盈利最终将受到负面影响,结束当前“薄利多销”的策略。  铁矿石价格持续走低钢铁产量增速放缓  从最新数据中看出,尽管部分投资者担忧全球矿业巨头增加供应的速度过快,但因为中国等新兴市场的需求依然可观。在巨大利润空间的支撑下,矿企预计将继续致力于增产。  由于供应增加导致全球铁矿石过剩现象加剧,铁矿石价格下跌将一直持续至2015年,预计明年其均价将从今年的每吨106美元降至每吨80美元。铁矿石供过于求的局面6个月前才开始出现,而且还远没有结束。预计随着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钢铁产量增速的放缓,2015年供过于求的局面将会进一步加剧。  尽管近期铁矿石短期前景出现略微向好迹象,但9-10月可能出现季节性修正风险。从长期分析,2014年初几大出口国铁矿石供应激增,预计下半年产出将趋于稳定,但2015年上半年供应将再度增加,并对铁矿石价格构成打压。瑞银强调,铁矿石进口商实际的需求量并没有想象之大,若需求下降后,最终矿企盈利将受到冲击,从而不得不选择减产。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