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于2014年11月18日召开“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新闻发布会,国家发改委产业司副巡视员李忠娟回答记者提问。  下为发言实录:  记者:  请问第一条是将钢铁、有色、水泥、化肥、造船设施项目,刚才已经讲了,这里钢铁和水泥是有过剩产能的,现在把它由核准改为备案,我想您给我们详细解释一下,有哪些具体的政策来限制它,因为现在它已经是过剩产能了。  李忠娟:  谢谢这位媒体朋友的提问,刚才顾大伟司长已经说了,外资领域的下放这块幅度非常大,2014版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里,工业领域下放和取消的力度也非常大。这里面就包括刚才这位记者朋友提到的钢铁、水泥、电解铝、造船核准事项,取消了核准,实施了备案。主要是有几方面的考虑:第一就是国家的重要项目布局基本完成。2004年以来,我以钢铁为例,我委核准钢铁项目大概48个,这里有大家熟悉的首钢、京唐钢铁,有鞍钢的鲅鱼圈钢铁,宝钢的湛江钢铁,武钢的防城钢铁,这就是现代的沿海钢铁基地的项目。同时也有首钢、重钢、大连特钢、广钢、河钢、昆钢等一系列城市钢厂的搬迁项目。还有一些比如说宝钢新疆八一,酒钢、包头,还有太钢、攀钢等一系列内陆资源地的钢铁项目。这些项目的实施对产业布局的调整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我想说的国家重大项目产业布局基本完成。  第二个考虑就是国家遏制新增产能措施成效显现,就是刚才这位记者比较担心的,大家比较清楚的2013年10月份,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也就是《国发2013(41)号文》,这个文件要求各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核准备案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新增产能项目。这个指导意见出台一年来,今年1-9月份,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这些产能过剩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分别下降5%、14.4%,31%,6%。我们也分析了一下投资结构的情况,基本上是用于续进项目,主要投向一些结构调整、节能减排和产品深加工项目。因此,我们觉得总体来说,国家的遏制新增产能的一些措施已经开始取得了成效。  第三个考虑就是倒逼过剩产能退出的市场环境初步形成。目前钢铁、水泥、电解铝、船舶等行业,市场需求已经进入了平台期,我在这儿有几个数,1-9月份钢铁的产量增长是2.3%,船舶行业是下降14.9%,基本这几个行业的产量增幅都处于平台期或者是开始下降。产能过剩行业的生产经营基本处于微利状态。钢铁行业1-9月份销售收入利润率是0.71%,电解铝是负的3.73%,它基本上是微利或者是不赚钱了,因此企业扩大产能的意愿明显减弱,投资更趋于理性,更多集中于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的项目上来。还有一部分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的状态,一些优势企业和劣势企业已经开始出现了分化。因此,通过市场机制倒逼不具备竞争力的企业退出市场的环境逐渐形成。这是我们想说的第三个方面。  第四个方面相关的经管措施逐步完善。一方面是国土资源部、环保部加大了执法的力度,特别是新的环保法的实施,将有效地促使环保外部成本内部化,促使一部分环保不达标的企业退出市场或者是调整,加大它的成本支出。同时《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在取消钢铁、水泥、电解铝、造船这些项目核准的同时,要求对这些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要继续严格执行指导意见,各地方、各部门不得以任何其他名义,任何方式备案新增产能项目。各部门和机构不得办理土地、海域供应,能评、环评审批和新增授信支持等相关业务,并合力推进化解产能过剩矛盾各项工作。这在我们核准目录里边文件的第一页有明确的要求。还有一方面,就是我委工业信息化部正在建设钢铁等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项目信息库和信息预警机制,这个将通过及时发布信息,引导企业调整投资方向和重点,目前项目信息库正在试运行,信息预警系统正在建设当中,这是从国家层面上有法律法规的、有部门规章,也有信息和监管方面纵横协管方面的措施。  我们相信,取消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投资项目核准后,投资主体在决策时不仅要考虑内部条件,同时也要考虑外部条件,因此更加慎重,银行在信贷支持的时候将更加审慎。节约了项目核准和办理相关手续占用的时间,也将有利于企业投资技术改造和结构调整项目的实施,对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将会发挥积极的作用。

统计局11月14日发布了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11月1-10日)监测数据。  2014年11月上旬,据对24个省(区、市)流通领域9大类50种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的监测显示,与10月下旬相比,20种产品价格上涨,26种下降,4种持平。  部分流通领域重要生产资料市场价格变动情况(11月1-10日)产品名称

“山钢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9月,山东省国资委主任谭成义到山钢集团调研后,留下了这样一句“恨铁不成钢”的狠话。  随后,有媒体报道指出,山钢集团将在3年内裁员1万人。消息一出,站在风口浪尖的山钢集团立刻被卷入舆论漩涡。  即便山钢出面澄清“裁员说法不准确”,实际是计划在未来3年内将从钢铁主业向非钢产业分流安置1万人。这样的说法也难免引发业内担忧,多元化是一条出路,但走的不好会更早死掉。  山东钢铁集团董事长任浩上任以来,公司发展难言乐观。根据山钢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山东钢铁实现营业收入402.5亿元,同比下滑23.37%;同期公司净利润亏损9.91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增亏。在A股33家上市钢企中,山钢与重庆钢铁、八一钢铁一并成为亏损前三的企业。  任浩深知,作为大型国企,山钢累积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已成为持续健康发展的“拦路虎”,不改就错失发展机遇,改慢了会贻误时机,付出的代价更大。  10月末,山钢宣布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外界猜测,公司很可能在筹划定增方案,以便融资缓解资金面的压力。金银岛财经查阅财报发现,1~9月,山东钢铁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07亿元,同比减少148.18%。  在经营困境和舆论裹挟的风暴中,任浩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赌一把,赌注是50亿元。  11月7日,山东钢铁发布定增预案,公司拟以每股不低于1.81元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7.62亿股,募资约50亿元全部用于日照钢铁精品基地项目建设。  疯狂赌局  这无疑是个疯狂赌局。在巨额亏损并且现金流极为紧张的情况下,50亿元几乎相当于押上了全部身家。  一位不愿具名的钢铁专家对金银岛财经表示,山钢一方面分流主业人员,提出要多元化发展,一方面又押宝日照钢铁精品基地,打算重新聚焦主业。看起来战略仍在摇摆,不想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从而降低风险是国企一贯的保守思路。但这样发展很难取得成功。  2013年6月28日,日照钢铁精品基地举行奠基仪式。奠基仪式两个月后,金银岛财经曾来到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现场调研。发现这里既没有工程设备的轰鸣操作声,也没有施工人员的嘈杂交流声。当地人证实,除了有几个人在村里打井勘探外,其他工作几乎毫无进展,“只是圈了一块地”。  金银岛财经调查发现,导致日照钢铁精品基地迟迟不能开工建设的主要原因就是缺钱。如今,搁置近一年的精品基地二次开工,预计总动态投资额393.39亿元,建设期三年。  但任浩近期对某财经媒体透露,日照钢铁精品基地项目目前正在建设中,规划将于2016年年底建成投产。金银岛财经调查发现,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的建设是建立在淘汰山东地区已有落后产能基础上的。但自从项目奠基以来,压缩产能的质疑声从四面八方不断传来。项目能否按期建成、资金能否按时到位,这些对于任浩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宝钢和武钢旗下的湛江港和防城港两大钢铁基地,即将完成施工准备进入正式生产阶段。这对于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的前途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在钢铁产能全面过剩的大背景下。  至于被媒体指出的大幅“减员降薪”,业内人士认为,直接原因是近年来山钢集团盈利艰难,钢铁主业陷入巨亏难以自拔所致。过去3年中,山东钢铁一直在巨亏中徘徊。其中,2012年山东钢铁巨亏38亿元。  针对山钢集团提出的钢铁主业工人流转计划,冶金工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认为,钢厂主业不行,向非钢产业发展未必就是出路。“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之前东北的鞍钢,也曾将工人向非钢产业输送和流转,但最后的效果依然不好。”  他表示,部分钢铁企业一直从事重工业,向不搭边的非钢产业转型,盲目投资风险更大。“比如地产、金融,如果此前并未涉足这个领域,缺乏相应的资源和经验,凭什么取得竞争力呢。”  曹妃甸第二?  不少业内人士担忧,如果急于建成投产,日照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曹妃甸。  曾经轰动一时的曹妃甸项目,是首钢搬迁出北京之后的沿海钢铁新基地,也是我国“十一五”期间列入《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河北曹妃甸、广东湛江、广西防城、山东日照四大新建钢铁基地之一,设计产品为高端板材。然而,由于行业形势迅速恶化,板材市场拓展也不尽如人意,加之银行债务负担过重,至今首钢曹妃甸项目已经亏损超过百亿元。  据了解,日照钢铁精品基地项目产品市场定位为适应海洋工程、汽车工业、家用电器工业、造船业等需求的高端板材。但多位业内人士对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的前景表示不乐观,“无论是在技术和产品上,还是人才和管理上,山钢和宝钢、武钢相比都存在不小的差距,甚至还不如亏损的首钢。”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目前已经出现板材产能过剩的苗头。而规划中的湛江港项目、防城港项目、日照港项目等沿海钢铁基地项目的主打产品仍都是板材,虽然有利于改变部分区域目前的供给相对不足的状况,但是对于全国一盘棋的布局来说,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剧板材产能过剩的压力。  有资深分析师表示,未来高端板材的同质化竞争是存在的。虽然每个项目在规划的时候都希望达到中高端水平,但每个钢厂的工艺技术水平有差距,最终能否实现高端化还有待商榷。  在押宝日照钢铁精品基地的同时,山钢仍不忘多元化战略,将非钢板块布局瞄准行业前三。据了解,2013年山钢集团的非钢产业实现利润16.9亿元。  但上述不愿具名人士表示,同时加码钢铁主业和非钢产业,虽然表示了山钢想要扭亏为盈的决心,但这会导致“两手抓但两手都不硬”的情况出现,无论是在主业和副业上,山钢和宝钢等行业大佬们仍有一定差距。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既然花血本投入到精品基地建设,就应该把这件事情干好,先集中精力做大做强主业,然后再将精力转移到非钢产业。首钢用3年多时间走过亏损之路,如果山钢不吸取经验教训,恐怕要用更长的时间重蹈曹妃甸覆辙。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