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永兴煤矿的坑口已经没有往日工人忙碌的身影,一年来,十多名矿工没有”平平安安回家”,他们要么遇难,要么伤残甚至瘫痪。
②(左下图)8月20日,子洲县中医院的病房里,永兴煤矿工人彭连学因交不起医药费陷入绝望之中。病历显示,他在今年6月18日被顶板压碎脊柱,腰下肢截
瘫。
③(右上图)8月20日,宁夏盐池县花马池派出所警察在研究陕西子洲县矿工的死亡证明,那份证明上盖有和他们派出所名称一样的公章。
④(右下图)8月19日,小雨,离子洲县城70公里的永兴煤矿一片泥泞,这里的矿工多为川渝农民。■
本报记者 郝成 陈江宏 文/摄
慈善和矿难,两个反差巨大的词汇,同时出现在一个”成功”的企业家身上。而善和恶,并非只在他一人内心纠结。忙于赚钱的人们需要认清的是,慈善是财富的归宿,而非罪恶的救赎。■核心提示
助学、修路、扶贫……公开报道中,他是当地受人尊敬的慈善家;但在他曾经的雇工看来,他却是置生产安全于不顾、瞒报多起矿难、恶意拖欠工人薪酬……一个唯
利是图、了无社会责任的煤老板。
近日,《公益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陕西省子洲县永兴煤矿去年末以来发生的三起井下死亡事故及十数起工伤事故,均未上报。这些死难的矿工来自贫困乡村,他们
遇难后尸体被拉到外省火化或土葬。盖有宁夏警方印章的死亡证明,让在陕西遇难的川渝矿工遗体得以在宁夏首府银川火化。殡仪馆接尸运输的联系人,是煤老板堂兄的名字和手机号。
贫苦出身、艰苦创业、事业有成后热心于慈善事业–陕西煤老板刘生东的这一历程,由他的姐姐刘小玲写成六千字的《黄土地上绽放的奇葩》,至今挂在陕西省榆
林市子洲县人民政府网站上。这篇网文称,”刘生东事业成功以后,致富不忘家乡,热心公益事业,用创造的收益积极回报社会……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
评……”
但今年7月,近百名川渝籍矿工联名向当地政府反映:刘生东任董事长的子洲县永兴煤矿恶意拖欠工人工资,为提高产量置生产安全于不顾,导致三起死亡事故和十
数起工伤事故,且均未向政府有关部门报告。
《公益时报》记者调查发现,三起死亡事故确实存在,且牵涉多地多部门官员。8月19日,子洲县副县长康锦宏向《公益时报》记者证实,永兴煤矿从未向政府报
告这些矿难,”我们也是前几天听说,现在正在调查”.
子洲县政府文件显示,7月末,县里已成立联合工作组,并责成县安监局调查矿工反映的”安全事故”问题,但在一个月的调查之后,尚无任何消息。矿工讨薪牵出死亡事故
65万、56万、48万,是三起事故中三位死亡矿工的”身价”。
子洲县位于陕北榆林市南部,全县31万人,2010年县级财政收入仅为3000多万元,系国家贫困县。永兴煤矿位于县域边缘,距离县城约70公里。在矿上
务工的多为重庆、四川、山西籍农民。
2011年7月25日,近百名川渝籍矿工联名向子洲县政府反映,永兴煤矿恶意拖欠工资,要求政府督促该矿董事长刘生东、矿长高毅立即支付拖欠钱款。事实上,在此之前矿工即已开始讨薪,但进展甚微,且其中发生多次冲突,双方关系日渐绷紧。因此,矿工中有人想起今年6月27日在井下发生的一起死亡事
故,向有关部门提及后,发现这一事故竟被瞒报,遂开始举报包括这一矿难在内的三起矿难。
矿工反映的三起矿难分别为:2010年10月5日下午,重庆永川籍矿工谢应友,因冒顶事故被当场压死;2010年12月3日凌晨,山西忻州籍矿工韩红林,
被运煤车上翻卸的煤块当场砸死;而今年6月27日下午,四川平武籍矿工谷兴全,又因冒顶事故当场死亡。

“自07年南宁市神宇钛业有限公司建成后,我们的生活就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农作物减产,空气污浊呛人。弄得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南宁市隆安县华侨经济区浪湾农场17队王某向《城市建设•市长》杂志投诉。

村委会的稿纸,几行简单的字,证明两条生命已经离开人世违规开采6年之久,镇政府不知情仁德铁矿与任家疃村委签订的最早的一份土地承包合同是在2003年,承包的面积是109亩,承包费每年12800元,当时,仁德铁矿的法定代表人为任洪涛。合同显示,承包的土地为,占用的土地性质为村南果园。2006年12月29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承包费变更为280000元。2007年12月1日,再次补签《关于<土地承包合同>的变更协议》,仁德公司于每年度12月1前一次性向任家疃给付该年度承包费。2008年、2009年,仁德铁矿与矿区北侧9村民相继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租赁土地共计145.556亩,其中该矿实际占地114亩,其中耕地86.5亩,林地6亩。据不完全统计,时至今日,仁德铁矿的占地面积已达到300亩左右。2011年9月9日,记者前往灰埠镇党委政府,试图从官方正面了解仁德铁矿的相关情况。灰埠镇办公室一位姜姓主任告诉记者,关于仁德铁矿的情况,他不知情。随后,他叫来镇上负责宣传的张姓宣传委员。记者注意到张委员酒气很浓,他自称,中午喝了点酒。“喝酒没关系,只要不犯错误就行。”张委员自称。随后,采访无法进行,姜主任见状,给出了灰埠镇国土所姜炳岭所长的电话。记者拨通姜所长电话。在电话中,姜所长告诉记者,国土资源部和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的工作人员刚从平度离开,关于仁德铁矿的情况是,仁德铁矿擅自扩大采矿范围,已经被责令停产。而实际上,平度市安监局、工商局已经数次对仁德铁矿执法,但是始终未有明显的成效,数年来,仁德铁矿一直在违法开采。两人相继死于仁德铁矿事实上,仁德铁矿不仅是违规开采,安全事故频发更是显而易见。任家疃的村民坦言,从2005以来,有数名矿工死于此矿。“死了人都是花钱了事,任家
(铁矿所在地,当地村民对村子称呼)天高皇帝远的,矿上死了人,上面根本就不知道。”任家疃村正在晒玉米的任姓老汉告诉记者。任家疃村委想莱州市殡仪馆开具的两份证明,可以略见仁德铁矿的安全生产情况。

接到投诉后,记者于8月22日驱车前往该地。在前往南宁市隆安县华侨管理区的途中,远远的便望见有工厂浓烟直冒,将附近的天空染成淡黑色,呈灰蒙蒙一片。
随着距离的拉近,记者发现厂子聚集在一处平缓的小山丘上,厂子虽然不是很大,但刺鼻的气味在空气中持续弥漫着。

村民告诉记者,神宇钛业,污染一直都很严重,一年四季都闻到从化工厂发出刺激的气味。晴天的时候,这边也是雾蒙蒙的一片。起风时,更是吓人,黑烟和灰尘漫
天遍野,不敢到地里干活,因为气味太刺鼻了,附近的板栗、龙眼、木薯等农作物减产的厉害,生活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