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安部组织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北京警方将涉嫌研发上线名为“星援”App用于制造假流量的犯罪团伙抓获,而他们正是明星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的幕后水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在《奇葩说》火爆数季之后,爱奇艺携手米未又对“乐队”下手了。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蔡徐坤微博“转发量过亿”的事情刚出时,就引发了不少舆论质疑。具体原因主要有两点:

5月25日,由爱奇艺出品、米未联合出品并制作的2019年原创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正式开播。通过“年轻、潮流、真实”的态度,《乐队的夏天》获得优酸乳果果昔独家冠名,vivo
X27手机联合赞助,别克VELITE6首席特约播出,七度空间萌睡裤行业赞助,以及腾讯音乐娱乐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官方互动音乐平台的大力支持。截至发稿,节目收割微博、豆瓣、知乎等热搜共计10个,获老狼、毛不易、郭麒麟、陈思诚等艺人大V自发安利,引发全网热议。

——王小波《黄金时代》

第一,2018年的新浪微博用户人数达到了3.410亿人,那“转发量过亿”也就意味着每3个微博用户就有1个用户在转发,难道国人都这么闲?

在年轻人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不断攀升的今天,“Live”文化的潮流势不可挡。《36Kr:2018年独立音乐研究报告》显示,90后人群比年长用户更喜欢追求个性化的音乐,对现场体验感受和频次的要求更高,消费力也更强。爱奇艺和米未再次洞察到了年轻人消费趋势的变化,打造以乐队Live为内容核心的《乐队的夏天》,携手品牌主共创“Live营销”。

Z世代消费者黄金年

第二,蔡徐坤现在微博粉丝还不到2500万,“转发量过亿”更意味着不仅其每一个粉丝都参与,还有7500多万的“编外粉丝”参与,这怎么看都有些天方夜谭;

图片 1

巧的是王小波笔下的那一天正当是二月春耕,王二的二十一岁,王小波说那是他的黄金时代。

第三,转发量超过1亿次,评论量超过240万次,点赞量超过106万次,这三个数据怎么看也都不相匹配。

二十一岁的年纪当然是生猛的,即使是放在今天也不例外。98年出生的那一代人今年正好二十一岁,作为Z世代的他们如今面临着走出象牙塔进入社会。他们没有经历过香港回归,也记不得98年大洪水带给他们父母辈的深刻,或许他们听过王菲那英的《相约一九九八》,但他们对时代代言人却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

种种迹象表明,这可能是一起典型的流量造假现象,而类似的明星流量造假情况,也并不少见。今年2月,央视就这种乱象进行了披露,不仅让记者体验了一把购买粉丝刷流量的经历,还对8名流量比较大的艺人流量进行了“脱水”,“脱水”后的发现更是惊人,有些艺人“脱水”后流量竟然直降80%之多。
不可否认,这样的造假游戏狂欢,确实能助力相关明星增加曝光度甚至是知名度,提升吸金能力,所形成的一整套数据造假产业链,也能带来可观利益。可别忘了,如此狂欢,如此利益,难掩虚假的本质,且追求的还是功利目的,终究是泡沫罢了。
现在,制造假流量的“星援”App被查,就是泡沫被戳破的现实验证。据了解,这款App在粉丝圈内使用极为广泛,用于短时间内刷高评论量、转发量、点赞量。“涉案App不到一年时间非法获利近800万元”。
表面上看,这是流量造假现象,看似自娱自乐,实则背后大有门道。比如,其还呈现出对舆论和公众的特定引导,这便是“操纵左右舆论”。试想,若舆论场的数据与流量,被如此掌控,实际上也是对道德和法律的漠视。比如,仅仅因为说了一句“不识蔡徐坤”,喜剧演员潘长江就遭到了蔡徐坤粉丝海量的疯狂攻击、网络霸凌。称这群人和流量造假产业链为“网络黑恶势力”,怕是也不为过。
流量造假现象,借的是粉丝效应的力,打的是流量市场的公平与健康。说白了,流量造假也有粉丝文化乱象的助推,疯狂的粉丝成了流量造假平台所利用的工具。要想真正疏解流量造假乱象,便要抓住“变异的粉丝文化”这个七寸。正如有网友所言,要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和方法,抵制对粉丝文化的投机、操纵,还网络一份公平与纯净。

图片 2

事到如今,还有不少蔡徐坤的粉丝们在给“我们家坤坤”叫屈:“别人家的一样在刷榜啊,那谁谁,以及谁谁谁刷得更厉害……”

其实,都逃不掉法律严惩的。

让流量回归常态,让公众的口碑成为真正的流量,这不仅有助于娱乐行业的规范健康发展,也是还舆论场应有的风清气正。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