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煤集团洪山殿矿业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马孝富的腐败事实。现在的马孝富远不是09年刚来的马孝富,现在腰杆直了,根基粗了他公开叫嚣洪山公司就是我说了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让谁发财就发财,你们要告也会回到我这里来的,上次覃总都这么看重我。

图片 1

根据建设部相关规定,工程承包企业最高可以承包的工程金额应为注册资本金的5倍,且所承包工程的范围应与总承包级别相适应。蹊跷的是,无论是从丹东市工商局的企业信息查询系统中,还是从网络上,均找不到这个丹东鸭绿江边境贸易公司的任何信息。最近,网上流传的一个题为《神化宁煤的高层和上市公司万邦达(300055)到底有什么黑幕》的帖子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帖子是自称神华宁煤员工发的,
揭幕上市公司万邦达近期未经过任何招投标程序就获得了神华宁煤5亿元的合同,原因是其重要持股人之一张标是神华宁煤集团高层领导的妻弟。日前,中纪委监察部刚刚召开会议,强调严查工程招标领域存在的官商勾结、以权谋私等违法行为,网上就出现了这样的发帖。带着疑问,记者进行了调查,然而调查的结果却是一系列更多的疑问。疑问之一:5亿元的总承包合同不招标是否符合招投标法?今年4月12日,万邦达公告,和兰州寰球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兰州寰球”)组成联合体,签订了《神华宁煤集团甲醇制烯烃项目水系统、产品罐区等公用工程设计采购及施工(EPC)总承包合同》(以下简称“总承包合同”)。合同总金额暂定价为5亿元人民币。
针对上述公告,记者调查中,发现令人置疑的几点是:一、如此大的工程总承包合同,却未在报纸、网站等媒体上查到招标公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投标法》,这样大金额的国有企业项目是必须通过招投标程序进行的。经过对相关报纸和网站进行的搜索,只发现《神华宁煤集团甲醇
制烯烃项目常压罐区建筑安装工程施工监理》的招标公告,而并未发现这个与万邦达签订的总承包合同的招标公告。那么这个重要项目到底是否进行了招标呢?如果
进行了,招标公告发在何处呢?记者继续联系万邦达的董事会秘书办公室,却被告知董秘出差,其他人均无法回答此问题。而在进一步对神华宁煤相关联系人的电话访谈中,该联系人告诉记者,这个项目的招标具体在哪个媒体公告的,他也不清楚。二、战略合作可以“简化”招标法规定?记者发现在一系列金融网站的机构研究报告中,均提到“万邦达分别与中国寰球工程公司、中国神华(601088)煤制油化工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
公司与神华的前期技术合作模式化,更多以“邀标”而非“招标”的方式锁定未来的大型项目。公司新签订的宁煤烯烃5亿订单即是与兰州环球合作参与邀标,简化
了竞标流程,成为创新的合作模式。”

一、继续拉帮结伙,任人唯亲,生活腐化。经常在娄底金色大帝等娱乐场所出入,吃喝嫖赌无所不干,办公室几乎没有他上班的影子,对公司事务及正常的党务工作不闻不问。在娄底鑫都花园的那套住房已经搞好。

三联公司一处钛矿开采点,该公司在收到法院民事裁定书要求停工后仍继续开采。
新华社记者赵叶苹摄

二,今年马孝富把其不学无术的m弟弟马幸华安排在办公室任付主任充当其耳目,弟媳也安排在办公室做事,为掩人耳目让其弟媳的名字挂在供电公司搞内勤,办公室人心惶惶,小心谨慎,谁敢多说一句话马上就到了马孝富那里,领导、员工们不敢怒也不敢言,办公室被他搞得乌烟瘴气,办将不办了。

图片 2

三,不学无术的马幸华工作不行,歪门邪道却有一套,马幸华一调入洪山殿就与其办公室员工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并在实施为其借腹生子的梦想,现已经怀孕二个
多月。办公室根本就没有正常的制度可言,公车私用,一团槽。现在马幸华忙的就是到位蛇形山开发项目搞钱和马氏家族的私事吧了,办公室员工冤气很大。

被警察控制下的三联公司矿区“管工” 新华社记者赵叶苹摄

目前,洪矿员工无心思投入工作,请求上级领导查处马孝富等人,以保我湘煤的长存久安。

新华网海南频道10月13日电(记者孙志平赵叶苹)日前,新华社记者在海南省文昌市海南三联矿业有限公司一采矿现场进行采访时,遭到该公司员工殴
打,记者受伤,采访设备被损毁。此事经网友曝光后,立即引起轩然大波。网友纷纷指出:“海南三联矿业公司殴打记者的底气何来?”“新华社三记者文昌采访被
打:如何保护我们的真相?”“关注挨打记者就是关注我们自己,放任暴力就是放弃我们自己,对任何暴力事件,我们都没有理由袖手旁观。”

网络高度关注记者被打事件

日前,新华社记者接到海南省文昌市锦山镇下溪坡村多位党员举报,称该村新上任的村委会主任陈明导在村党支部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擅自与海南三联矿业有
限公司签署协议,将村集体1890亩林地低价出租给海南三联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开采钛矿.当地老百姓还反映,海南文昌东北部钛矿资源丰富,毁林乱采情况特别
严重,涉及民生,破坏农业生产,政府屡禁不止。

10月10日11时10分许,新华社记者一行3人来到下溪坡村三联矿业公司采矿现场,看到3个作业点的采砂船及螺旋形选矿机正在紧张作业,黑色的钛矿源源不断从地下挖出、精选至积蓄池中。

就在新华社记者对采矿作业现场进行拍摄的过程中,一辆三菱越野车突然驶来,从车上冲下四五个人,加上步行而至的共七八名三联公司“管工”,不问青红
皂白,立即殴打记者,并抢夺记者手中的摄像机、照相机,强行或抱、或拉记者上三菱越野车,整个围攻过程持续近10分钟。经奋力挣扎,记者未被挟持上车,但
仍被控制在采访现场,不能离开。直至当地派出所出警,才得以解围。

事件中,摄像记者右手臂、大拇指被“管工”用抢夺走的照相机砸伤,胸口、头部等多处有伤痕;价值近40万元的摄像机被抢走并损坏,国有资产遭受重大
损失。4名壮汉掐住出镜女记者的脖子,将其摁倒在地,颈项上被抠出鲜红的伤痕。随后赶到的文字记者正试图拍照记录打人现场,手中相机立即被抢夺,手背被抓
伤。整个过程中,参与围攻、限制记者人身自由的人员先后达18人。

11日,网友“溪奇小子”在天涯社区发帖说,惊闻新华社记者三人一行在海南文昌某镇采访毁林采矿,被某矿企的恶势力暴打。此贴迅速引起网友关注,点
击量达7万多人次,海南在线对事件进行专题报道,并发起网上调查。据粗略统计,各家网站共有数千网友跟帖表示严重关切,向受伤记者表示同情和慰问。有网友
说,“三联矿业阻挠记者采访的暴力行径昭彰,希望文昌市有关部门能够下定决心,严惩凶手,还原真相。”
网友“耿直的将军”说:“几个“管工”何来此等胆量?敢说真话的记者都遭暴打,老百姓就更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两级政府、一级法院管不住“猖狂企业”

记者在被围攻、殴打之后,仍坚持在现场采访。据调查,锦山镇下溪坡村村民强烈反对将林地低价出租给三联矿业,签约当日,就有近300名村民前往镇政府,希望上级党委、政府主持公道。镇委书记、镇长纷纷致电陈明导要求暂缓签约,陈明导却在合同上盖上村委会的印章。

事件发生后,当地市、镇两级政府先后派出调查组进行调查,做出“合同无效”的结论。锦山镇党委副书记卢德文说,由市农业局牵头、市林业局、锦山镇政
府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经过对事件的认真分析、详细咨询后认为,村委会与三联矿业签订的合同无效,村民没有在发包1890亩林地的具体合同上签名。

随后,文昌市国土局及人民法院分别于8月18日、9月13日给三联矿业公司下发“停止采矿的通知”和“立即停工”的民事裁定书。该民事裁定书指出,“如不服裁定,可以向本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

然而,海南三联矿业公司却对政府的调查结论,对国土局的停工通知、人民法院要求停工的民事裁定书置之不理,继续实施采矿活动。

三联矿业总经理云天礼说,合同是否有效,需要等待法院的最后裁定。公司认为法院要求停工的裁定有问题,已向法院提出复议。由于停工损失很大,公司在向法院提供担保后继续开采。如果法院最后裁定合同无效,他们将负责对采矿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有网友指出,三联矿业对国土部门的通知和法院的裁定书熟视无睹,对记者施以暴力,其中必有多种错综复杂的势力在背后纵容唆使。

严肃处理打人事件,详查事件原委

围攻、殴打事件发生后,新华社记者迅速拨打110报警,并告知文昌市委宣传部,引起文昌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文昌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文海迅速安
排就近警力赶赴事发现场,随后与文昌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黎小红等人赶到现场处置。卫生员为受伤记者检查身体、包扎伤口,文昌市刑警大队则将现场18名“管
工”全部带回调查。

12日上午,海南省委宣传部、省记协相关负责人前往新华社海南分社,看望、慰问被打记者,表示一定敦促文昌市委、市政府严肃处理这起严重损害记者采访权益的重大事件,还新闻记者一个公道,坚决捍卫记者正当的采访权利。

12日下午,文昌市委副书记带领文昌市委宣传部、锦山镇党委负责人来到新华社海南分社,慰问受伤记者,介绍案件处理进展,表示将依法严肃处理此事。

文昌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山说,10月10日晚,公安局已对涉案的6名嫌疑人实施刑事拘留,并进行刑事立案。目前,刑警大队正在对6名嫌疑人进行审讯,并向围观者收集有关证据。

文昌市国土局局长郑有雷证实,12日、13日,经派工作人员到三联矿业公司下溪坡村矿区巡查,该公司已经停止违规采矿。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