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昔日以私挖乱采出名的“中汇大地公司”,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今天所谓的“百川煤业有限公司”。近日百川煤业有限公司的露天开采现场,因为违规使用劣质火工产品导致炸药爆炸,造成二十多人死伤的重特大事故。…
死者家属白生春介绍情况
新闻背景:近两年来,山西省为稳定全省安全生产局面,大力推行煤矿兼并重组,实施煤炭资源开采的整编行动,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社会各界纷纷期盼在山西省的这次规模巨大的整编行动之后会出现一片良好的煤炭生产格局。

处山西省东北部的浑源县,因北岳恒山和悬空寺这两个著名景点而闻名全国。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矿产资源成为该县的两张发展王牌,但在此次煤炭整编行动
中,在全县煤矿数量锐减的情况下,该县却出现一个以牺牲生态、破坏自然环境为前提的大肆违法非法盗采露采国有煤炭资源的疯狂现象。

众举报:近日,本社接到浑源县部分网民群众以及知情人士反映:昔日以私挖乱采出名的“中汇大地公司”,如今摇身一变成了今天所谓的“百川煤业有限公司”。
近日百川煤业有限公司的露天开采现场,因为违规使用劣质火工产品导致炸药爆炸,造成二十多人死伤的重特大事故。
记者调查:2011年7月20日,本社记者在浑源县黄花滩乡村民赵某的带领下,一路翻山越岭来到了距事故发生地百川煤业东三开采区几百米的刘官庄村,村前昔日郁郁葱葱的小山坡如今变成了东三区的排土场,一堆堆的黄沙乱石正在形成吞噬民房的态势。

在东三区开车的村民贾师傅介绍,事故发生在6月24日,当时正剥采至硬质岩层上面,为顺利出煤必需要大量的爆破。每个爆破队都是公司指派,连同协管员十人
左右,利用潜孔钻打孔,人工装炸药,然后爆破。据透露按政府规定提供的那点火工用品,远远不够生产需要,百川煤业为赶进度,多出煤多创造效益,就不息花高
价从黑市上购买手工黑作坊自制的劣质火工产品。当时的十几个工人正在装炸药,谁也没想到由于其产品不合格,煤层发热导致自燃从而引发爆炸酿成了悲剧。

师傅回忆说,那会还没到放炮时间,施工队的大型机械还在作业当中。只听的轰隆一声巨响,只见烟尘四起,沙石满天乱飞,当中一个小红面包似的东西被抛起了几
十米高,那正是穿一身橘红色消防服的工地协管员官王铺村的白三虎。其余的八九个外地工人,有的被炸的四分五裂,有的被飞起的乱石洞穿躯体,还有活不见人死
不见尸的,那场面真是惨不忍赌。工地管理人员在总公司的命令下迅速清理现场封锁消息,所有工人一律不准回家。十几条人命就这样断送在矿主利益的驱使和政府
部门监管不利当中。
如果说一次爆炸是个意外的话,那么在明知道下面有炸药的情况下,其管理人员还责令三台大型挖掘机配备自卸车
以及施工人员清理尸体毁灭现场证据,在当晚十点左右,劣质炸药又被挖掘机挖着,从而又引发二次爆炸,当时有自卸车被碎石掩埋还有挖掘机被炸的支离破碎,又
造成了十几个人的死伤。两次爆炸断送了近二十余条生命,然而其为隐瞒事实真相,百川煤业的人分期分批的把死尸分别转移到浑源县周边市县的殡仪馆进行存放及
协商处理。其中除浑源县官王铺村民白三虎的尸体被拉回外,现今在河北省蔚县城广场后面的殡仪馆停尸房还存有一具尸体,在西七里河殡仪馆存有三具尸体,至发
稿之日还未的到善后处理。事故当中除白三虎是浑源本地人外,其余都是福建、浙江以及东北一带的在百川煤业打工的人。此次二十多人死伤属于重特大恶性事故,
而上报的却只有三个人,真另人发指啊!
现年58岁的官王铺村民白生春向记者哭诉道:“白三虎是我的三儿子,今年二十三岁,刚结
婚不久娶的是应县的媳妇,有一个女孩,家庭甚是和谐美满,然而正值花样年华的他却??”,说到这里白大爷泣不成声,擦了擦眼泪老人又接着讲到,百川
煤业有限公司的人通知他说由于山体塌方使我们家三虎丧生,让我去蔚县认领尸体,山体塌方也不用跑一百多里路去蔚县认领啊!当老人进入蔚县西七里河殡仪馆的
停尸间认领尸体时,第一个冷柜里的尸体四肢全无,不像;第二个的面目全非也不像:第三个冷柜里的尸体眼珠子都掉了出来血肉模糊,但从身上的胎记认出是我的
三儿子,当时老人一下就晕了过去。后来在白三虎妻女的百般哀求下,百川煤业有限公司以77万元终结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和一家三代人的幸福。

情人向记者介绍:浑源县的煤炭总储量约44亿吨,煤田面积320平方公里,为山西八大煤田之一,也是全国一百个重点产煤县之一。2008年12月百川煤业
有限公司在这里挂牌成立。据称它是浑源县在山西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整合的大背景下,新组建的一家地方国有煤炭控股企业。2010年,经山西省政府审定,由
百川煤业公司为主体,兼并重组后煤矿井田面积18.3549平方公里,设计可采储量11270.41万吨,设计生产能力每年300万吨,服务年限
34.15年。
然而百川煤业的前身就是所谓的“中汇大地公司”,自2006年6月始在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中汇大地公司法人陈
裕彬,就与河北人李京同及社会闲散人员黄三万、三杨焕等,将浑源县境内所有地下煤炭资源协议承包,在未取得国家任何准许的煤矿开采手续、未公布“批准征地
机关、征用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期限等”背景下,边审批、边征地、边开采,在浑源县黄花滩乡所属的官
王铺村、白虎洞村、后桦岭村、前桦岭村、大道南村、西安口村、打虎沟村、北华浴村、南花园村、刘官庄村,大仁庄乡所属的大仁庄村、杨湾村、西坪村、西王铺
村、吴家个驼村、水个驼村,青瓷窖乡所属的刁窝村、古瓷窖村等共计18个自然村的2000余亩耕地及恒山旅游风景区内,在无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借“京
津风沙源治理封山育林工程”之名,强征农民耕地,疯狂的毁坏草皮和植被以露天的形式盗采国家煤炭资源。而对上呈报和对外公开的始终是“京津风沙源治理封山
育林工程”和“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并称这些工程结束时还要对破坏的耕地进行复垦。
可笑的是,这些欺上骗下的临时工程,却始终以肆无忌惮地盗采煤炭资源为宗旨。致使过去人民公社时期建成的依山梯田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变成了烟尘滚滚的采煤区;过去社员义务植树培育而成的生态林已满目疮痍,多数被深埋在了煤渣和乱石废土当中。

者评述:与其说是矿主的唯利是图倒不如反省我们监管部门的玩忽职守。国家领导人三令五申的强调,抓安全促生产,提高监管力度,各级各部门落实到位,责任到
人;如何完善相关监管机制,制止煤矿瞒报事故?业内人士建议,首先应整治“正规合法”外衣下的违规、违法生产。其次,警惕个别监管机构成为煤矿违法、违规
生产的“保护伞”。尤其是查找监管环节漏洞,强化监管责任落实,坚决避免监管“死角”和“盲区”。将类似于山西省浑源县百川煤业有限公司6.24这样的重
特大恶性炸药爆炸事故坚决消灭于萌芽状态,为建设和谐社会尽一份责。来源:中国企业新闻网

(记者赵野高翔)近日,有群众举反映山丹县金湾煤矿在煤矿停产整合期间非法生产,发生死亡事故隐瞒未报。14日,记者确认反映属实,事故发生于7月2日,现已确认5人死亡。
8月14日,记者来到事发煤矿所在地,进入矿区的大门已被警戒线封锁,矿区内空无一人,矿工宿舍的走廊里零星散落些拉杆箱。据矿区附近牧羊人介绍,此次事故由于瓦斯爆炸引起,对伤亡人数该牧羊人表示不知情。
据悉,甘肃省煤监局、甘肃省安监局、张掖市政府也分别接到群众举报,随后,甘肃省煤监局、张掖市委、市政府、山丹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甘肃煤监局兰州分局与张掖市、山丹县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共同开展核实调查工作。
据调查组提供的调查结果:山丹县金湾煤矿2011年7月2日发生事故,现已确认5人死亡。事故发生后,事故单位隐瞒事故情况,私自与死亡人员家属进行了协议赔偿。

前,山丹县公安局对涉嫌安全责任事故罪的相关责任人员进行立案侦查。事故核查期间,金湾煤矿矿长赵尔峰迫于压力,到山丹县公安局和事故调查组坦白自首。对
涉嫌提供伪证的吴多荣(法定代表人赵尔峰亲戚)采取了监视居住措施,对瞒报事故的企业法人代表赵尔峰已刑事拘留,对负有安全责任的副矿长黄超采取刑事拘留
措施并进行网上通缉,对擅自拆封绞车封条的煤矿操作工赵世英作出了行政拘留10日的决定并已执行。
另据介绍,目前该起事故原因、类别、经过等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之中,伤亡人员名单暂未确认。

图片 1矿难发生半个月才报上来的材料

鲲鹏社陕西7月23日电(记者
杜晓旺)
一个进矿工作刚刚半个月的小伙子,就在井下工作面上遭遇顶板事故丧了命。煤矿老板隐瞒了半个月不上报,还在继续生产,当地煤炭局派驻的安监员谎称受伤,煤炭局竟然也睁个眼闭个眼。铜川市耀州区石柱乡东沟煤矿7月5日发生的这起矿难引起各界关注和议论。
2011年7月5日8:40时,正是东沟煤矿早8点班时间,井下5101工作面突然发生顶板事故,当班矿工胡国业被砸受重伤。矿方立即将伤者送往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抢救。当天下午14:30时胡国业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矿方极力隐瞒、封锁矿难消息,同时和死者亲属协商私了赔偿事宜并达成协议,一次性了断。让人心寒、害怕的是,家在汉中市西乡县高川镇柏林村的胡国
业,今年只有28岁,家里有8口人要养活,负担很重。而且他是在6月18日才来到东沟煤矿当了井下采煤工的。上班刚刚半个月就在矿井里丧了命。知情者告诉
记者说,矿难发生后,矿上一直还在继续生产,像没事人似的,而且这件事煤炭局给矿上派有住矿安监员,都知道,如果没人追问就都装着不知道。这其实就是监管
者在帮煤矿一起隐瞒。还说,石柱乡东沟煤矿属于整合煤矿,整合过程中煤矿老板急于生产与煤炭局达成某种默契,草草的进行了简单的验收,就上报市煤炭局下发
了试运行生产许可证。
接到举报后,记者了解到,当初耀州区煤炭局一直说并不清楚发生了矿难。在记者再三追问并提供有详细信息后,煤炭局终于承认有矿难发生。7月22日,耀州区
煤炭局主管副局长侯世强告诉记者,直到7月20日,煤炭局才接到东沟煤矿报来的事故汇报,才知道发生了矿难。当时局里就安排分别给县政府、安监局、公安局
和上级政府及煤监局汇报。同时按照相关规定,安排力量停止了东沟煤矿的生产。上级也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已经开始进行事故调查。
在侯世强提供给记者的东沟煤矿7月20日的这份只有一张纸的《事故报告》上,记者看到,矿方在矿难发生后的第15天,即7月20日才上报,原因是“事故发
生后,我矿忙于事故善后工作,对事故上报滞后。”
耀州区煤炭局局长孙正文,副局长侯世强当天在该报告上都分别有不同的批示。
那么住矿安监员是否履行了职责,应该怎么处理?侯世强说,局里给这个矿派有住矿安监员,当天只是汇报说井下有个矿工受伤送医院治疗,死亡的事他不知道。记
者问:这个说法你信吗?局里信吗?回答说安监员都是聘用的,等事故调查组的结果出来,他们局里该经济处罚就经济处罚,该开除就开除。
矿难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矿方和监管者对安全、对生命的漠视。如果双方再达成了某种“默契”,践踏法律法规、残害生命的事,发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